Google 下一只金鸡母,瞄準健康医疗

发布时间:2020-06-07

Google 下一只金鸡母,瞄準健康医疗

在 5 月召开的 Google 年度开发大会上,执行长 Sundar Pichai 一开头就抛出 AI 人工智慧将在健康医疗产业掀起新革命的话题。他说,试想一名病患可产生的数据超过几十万资料点,包括基因检测、影像资料、身体感测器所收集的各式各样资料以及电子病历等;这绝对超过一位医师实际上可以阅读、分析和解读的範围,但是透过 AI 人工智慧的分析,可较传统研判流程提早 24 到 48 小时,这绝对会给医师更多救命和治疗的时间。

Google 在 2015 年重组成 Alphabet 后,独立出 3 家聚焦发展健康医疗产业的公司:Verily、DeepMind、Calico。这 3 家子公司的核心技术也都离不开原本 Google 所专长的 AI 人工智慧和大数据;其中最专精在 AI 的就属 DeepMind,而布局最广、最快当属 Verily。

研发智慧手錶建构健康地图

Verily「人体健康地图」计画未来将一次掌握万人的「身体密码」,如果成功,将会是人类探索健康和疾病的一大跃升。而这样的成功就必须结合 Google 强大的搜寻引擎、人工智慧、深度机器学习等的强项,概念也如同 Google 在真实世界为大家在地理位置,或是资料的搜寻所扮演的角色一样。

Verily 产品发展有 4 个主要面向:感测器、健康疾病管理平台、相关装置和设备研发,以及精準医疗服务。为了达到这样的目标,公司必须研发软硬体和感测器来收集人体健康医疗的大数据,现阶段已经研发出具备低耗电、高储存容量,以及有资料加密功能的智慧型腕錶 Study Watch,来做为终端工具。

目前,Study Watch 正展开为期 4 年、参与测试人数达一万人的「人体健康地图」(Project Baseline)计画。在这个计画中,参与者将会戴着 Verily 专有的 Study Watch,将个人的心率、运动状况、皮肤导电率和其他资讯,传输到公司的资料库中;同时参与者的床垫下还会有另一个感测器监测睡眠模式。此外,受试者还需要到特定点去接受 X 光、血液、唾液和心理相关的谘询,以及不定期的访问。

与大厂合作进军精準医疗

「人体健康地图」是 Verily 与美国知名的杜克大学和史丹佛医疗大学所共同合作的,这将会是人类健康导航的计画,未来可以告诉你为什幺生病、生病了要如何精準治疗。史丹佛大学的癌症专家 Sanjiv Sam Gambhir 表示,这是目前最大规模的人体健康资料研究计画,其最终目标是要实现:人类健康在出现变化时,可在第一时间就被警示,而更积极的意义就是如何预防疾病的发生。

除了指标性的「人体健康地图」计画外,Verily 也和荷兰的医学中心,针对 650 名罹患帕金森氏症病人,推出为期两年的「个人化帕金森氏计画」,进行收集病患的脑部影像、身体的生理参数等来研究疾病发展的进程,以及治疗结果差异化的原因,往精準医疗目标前进。

此外,Google 大力投资的 23andMe,也正与 Milken 研究所和 Lundbeck 合作进行一项基因研究,希望能破解抑郁症和躁郁症与遗传基因组学的关联,合作伙伴正大规模募集 2.5 万名病患来进行研究。

同时全球大药厂也争相与 Verily 合作。除了最早与瑞士大药厂诺华旗下公司爱尔康(Alcon)合作,生产开发监测血糖的智慧型隐形眼镜外,抗病毒大药厂 Gilead 的新药研发也找 Verily 合作筛选病患。Gilead 也希望利用 Verily 的大数据平台来达到找寻类风湿性关节炎、过敏性肠胃炎和皮肤炎治疗药物最有反应的病患族群;此合作案,Gilead 将付给 Verily 3 年结盟金 9,000 万美元,这也是 Verily 进军精準免疫医疗的关键合作案。

此外,Sanofi 也与 Verily 共同投资 5 亿美元成立 Onduo,研发糖尿病大健康管理平台,包括追蹤软硬体、药品与服务一条龙服务。葛兰素史克药厂(GSK)也与 Verily 共同投资 7.18 亿美元成立 Galvani Bioelectronics,合作研发奈米科技生医电子产品,来进行慢性病的治疗与追蹤管理。

除了与大药厂合作外,最近 Verily 就透过新创园区的合作,在最夯的液态切片参一脚。Verily 在美国加州南旧金山办公园区,替液态切片公司 Freenome 建立专门实验室。其实在液态切片的布局,Google 不只有投资 Freenome,先前也投资了基因定序龙头 Illumina 所分割出去的液态切片龙头 Grail,全力抢食 200 亿美元的液态切片市场。

利用大数据找出长寿基因

当然,心急的 Google 不会只仰赖 Verily 进军精準医疗,今年 Google 创投与 Third Rock 合作投资一家基因疗法新创,名为 Celsius Therapeutics,该公司将利用 Google 巨量基因定序和强大的深度学习运算,来进行癌症精準医疗与自体免疫疾病的治疗,预计未来 5 年内可以启动人体临床试验,如果成功,将是精準医疗的大跃进。

2014 年,Google 以近 5 亿欧元硬生生把 DeepMind 从Facebook 的手中抢走,成为 Google 旗下的 AI 实验室。2015 年 DeepMind 进入健康医疗产业的研发应用,2016 年成立 DeepMind Health。

DeepMind 创办人Mustafa Suleyman 指出,DeepMind 将应用 70 万笔医疗病历来进行大数据的分析,找出老兵们在住院期间病情恶化前的风险因素。该公司开发的应用程式 Streams,可协助医疗人员快速诊断出每年造成 4 万英国人死亡的急性肾脏损伤。Streams 已被英国保健署旗下 4 家医院所採用;DeepMind 也与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合作,希望在老兵住院病情恶化前提早预警。

长生不老一直是人类追寻的梦想之一,Google 旗下的抗老公司 Calico,是 Genetech 执行长与苹果董事长 Arthur Levinson 所创办,更延揽遗传学家以及细胞生物学家加入团队。Calico 近年来和哈佛、麻省理工学院以及大药厂 AbbVie 都有合作,研究与探索长寿和老化相关疾病的科学有关。

至于新药研发,Google 也不落人后,除了投资让胰岛素也能用「吞」的 Rani Therapeutics,也投资开发治疗细菌感染的抗生素公司 Spero Therapeutics,同时携手瑞士大药厂诺华抢进精準医疗的药物开发;此外微生物组学的研究浪潮席捲而来,Google 也投资了以单株微生物为基础的癌症免疫疗法公司 Evelo Biosciences。Google 更领投 1.07 亿美元投资新创 Arcus,该公司执行长 Terry Rosen 最为人称道的是,把一家新创 Flexus Bio 在 2 年内以 12.5 亿美元卖出,目前正研发小分子与抗体药物做为免疫疗法的合併治疗药物。

在医材方面,Google 也默默耕耘,与娇生大药厂合作成立 Verb Surgical,开发包括机器手臂、资料分析以及虚拟化预测和练习等,预期 2020 年推出更便宜、更好用的机器人手术手臂。而 Google 的 Google Home 也抢入消费者的服务市场,未来透过医疗视讯评估在家病患的身体情况。

台湾医疗+AI  深具潜力

此外,Google 包山包海的投资也陆续开花结果。Google 创投 GV 是硅谷相当活跃的创投,也是生命科学市场风向指标之一,自从 2009 年该创投成立以来,每每投资新创公司都会获得媒体关注,估计已投资近 60 家的生命科学公司,其中 5 家近半年陆续首次公开发行(IPO)。而消费级基因检测公司 23andMe,则是 Google 创办人 Sergey Brin 前妻 Anne Wojcicki 所成立的公司,预计年底前提出 IPO 申请。

美国 3 兆美元的健康医疗产业谁能够抗拒?亚马逊、Facebook、Google、微软、苹果、IBM 等全球科技巨头下一个决战的战场绝对是这个诱人的市场,各家都有其在科技上的优势,但进军这个陌生产业的策略与战略却各有不同。不过大家必须注意的是,在全球科技巨头全力布局医疗大数据的情形下,AI 人工智慧+健康医疗产业的新世代绝对会来临!台湾在健康医疗产业 AI 的发展也似乎深具潜力,问题是我们抓对了方向吗?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