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伊斯与伊塔洛‧斯韦沃:一段友情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06-16

乔伊斯与伊塔洛‧斯韦沃:一段友情的故事 

  义大利商人兼小说家伊塔洛‧斯韦沃(Ettore Schmitz)的特别名字,显现出他居住的第里雅斯特(Trieste)是个具多元文化的地方。伊塔洛‧斯韦沃的基督教名字是义大利语,姓氏则是德语,而他出生在犹太家庭。

  他的父母在1840年代来到第里雅斯特定居,伊塔洛‧斯韦沃于1861年出生,青少年时期在一所犹太学校就读。因此,他的犹太人血液中还参杂了些许的义大利(居住地)、奥地利(公民身份,当时第里雅斯特仍为奥匈帝国的一部份)和德国(父亲家乡)文化。而在宗教方面,为了化解妻子利维亚(Livia Veneziani)产后病重的忧虑,他也从一名未信的犹太人转为未信的天主教徒。

  斯韦沃从很早就开始对文学有强烈兴趣,虽然学生时期在商业学校读书,但他私下热爱歌德、叔本华、莎士比亚等名家作品;1892年时,他以笔名「Italo Svevo」出版了处女作《一生》(Una Vita),1898年出版了另一本小说《老年》(Senilità),但它们都未被义大利文坛重视。由于斯韦沃的个性容易灰心气馁,没多久就放弃了写作生涯。最初在第里雅斯特的银行工作,随后开始协助妻子的家族经营船舶涂装事业。

乔伊斯与伊塔洛‧斯韦沃:一段友情的故事

  随着家族企业扩张到英格兰,斯韦沃决定精进自己的英文程度。因此从1907年开始,他聘请了一名住在维雅圣尼科洛(Via San Niccolò)的爱尔兰青年作为私人英语家教。这名青年即为日后鼎鼎大名的爱尔兰作家詹姆斯‧乔伊斯(James Joyce),他于1904年与妻子迁居至第里雅斯特,主要靠教英文维持生计。虽然他们年龄相差二十多岁,但相处起来却十分融洽。

  年轻的乔伊斯对斯韦沃的多重身分感到兴趣,特别是他的犹太人背景。儘管乔伊斯很后来才撰写了《尤利西斯》(Ulysses),但从1906年以来他就开始专注研究都柏林的犹太文化。乔伊斯不断地追问斯韦沃,并从他身上学到了许多关于犹太人的宗教、习俗和价值观。虽然斯韦沃甚至不能说是一位道地的犹太人,但他的阅历和知识已经足以满足乔伊斯的好奇心。

  毫无疑问,《尤利西斯》里主人公利奥波德‧布卢姆(Leopold Bloom)的犹太背景,绝大部份都来自斯韦沃的知识和经验,而非源于他有限的都柏林经验。虽然非常难以证明这一点,但鉴于他与乔伊斯之间的密切友谊和个人背景,仍有充分理由相信布卢姆这个角色身上,确实带着斯韦沃的影子:布卢姆的胆怯、并不全然地犬儒主义、温柔、理智和同情心,似乎都和斯韦沃的性格特徵雷同。

乔伊斯与伊塔洛‧斯韦沃:一段友情的故事

  斯韦沃认识乔伊斯没多久后,很快地意识到他本质上就是个作家;而斯韦沃自己也是曾用笔名出版过两本小说的作家,虽然它们并未在文坛留下任何痕迹。当乔伊斯知道这件事后非常讶异,并希望能阅读斯韦沃的着作。读完后,他告诉斯韦沃作品的阴暗色彩令人印象深刻,进而鼓励斯韦沃继续写作不要放弃。

  此时的乔伊斯还是个默默无闻的英语家教,虽然他努力地在第里雅斯特文学圈内推崇斯韦沃的着作,但仍没有太多帮助。数年后,当斯韦沃写出成名之作《季诺的意识》(La Coscienza di Zeno)时,乔伊斯已经出版了几本代表作且拥有不错的名声,于是他在巴黎为斯韦沃的新书大肆宣传,斯韦沃的名声一时传遍了整个巴黎,进而传回义大利文坛,最终让斯韦沃被认可为二十世纪杰出的义大利作家。

  年轻时就开始流亡海外的乔伊斯,对自己的生活和前途感到茫然;斯韦沃虽然是名成功的商人,却对自己的写作兴趣感到失志和沮丧。而这段忘年之交让两人从彼此身上得到了慰藉:斯韦沃丰富的阅历,让乔伊斯得以塑造出布卢姆;乔伊斯后来运用自己的影响力,使斯韦沃被埋没的才华被世人看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