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秀卿为女儿唱出血

发布时间:2020-07-08

张秀卿为女儿唱出血人前人后永远笑嘻嘻的台语歌星张秀卿,年少时为赢取奖金而到处参加歌唱比赛,以挣钱养家,成年后又因离婚而不断接通告、跑秀台,以挣钱养育女儿。她近日更曾因一连十多个小时不停的录节目,以及不间断的录唱四五十首歌曲,而咳出血腥味,但为了女儿,她却毫无惧意,且继续勇往直前拼事业。张秀卿的歌唱天份可说是与生俱来的。“父母曾告诉我,我和一般小孩不太一样,他们通常都是先学说话,再学旋律或歌唱,但我幼时一开声却是先有旋律,之后才慢慢学讲话。”除了天生爱唱歌,模仿也是她的“强项”。“我从小就擅长模仿。由于我自小在农村长大,所以我当时经常模仿鹅、猪、狗等家畜的叫声。虽是无师自通,但我的模仿效果却很不错。”她说,她幼时学唱歌和模仿,纯粹是出于兴趣,待年纪稍长时,每当从电视看到明星和歌星光鲜的一面时,她就会非常羡慕。后来,也因为家境贫寒,她遂立下当明星或歌星的心愿,希望能通过当明星一途,赚大钱养家。而在那个演艺事业还相当保守的年代,参加歌唱比赛是进入娱乐界的捷径之一,于是,张秀卿从国小二年级开始,就不断的参加各种各样的歌唱比赛。“我从各项比赛中所赢取的奖金或奖品,也成了家里的‘经济来源’之一。”从此以后,早熟且懂事的她,为了帮补家计,更落力的到各个大城小镇参加各种各样的歌唱比赛。拼命工作挣大钱较后,当记者把话题转到她现在的歌唱事业及婚姻状况时,原本因沉浸在童年回忆里而神彩飞扬的她,脸色顿时变得严肃。她说,她早前因感觉与丈夫的思想鸿沟越来越大、话题也越来越少,因此,她主动向担任警员的丈夫提出离婚。“离婚后,女儿归我抚养,所以,我必须拼了命的接工作,以便能给女儿妥善的照顾和良好的教育环境。”她披露,当许多立委候选人在竞选宣传期争相邀她到场演唱时,她都会为了赚钱而接下这些“秀约”。为了赶场,她经常在短短一天内同时录製好几集的节目,包括由她主持的《台湾的歌》。“有一天,我一连十多个小时待在摄影棚里录製节目,在唱了约四五十首歌后,我忽然感觉口腔在咳嗽时涌起一股血腥味,不过,为了完成工作,我硬是‘吞下这口血腥味’。”虽然工作辛苦,但只要一想起女儿,张秀卿就勇气倍增。她也笑称,她是天生的工作狂,“有工作是一种幸福,我又怎能不珍惜、不拼命呢!”怕被骂‧奖金送邻居张秀卿生长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里。上有一兄二姐下有一妹的她,自小就被父母忽略,因此,她一直都希望自己是男生,以赢得父母亲的关爱。于是,渐渐地,她的举止变得越来越男性化。不久后,她的父母终于把重心放在她的身上,不过,让她获得父母亲“青睐”的是她频频在歌唱比赛中赢获奖品及奖金的喜讯,而非她的男性化。“我是在唸小学二年级时,第一次参加歌唱比赛。虽然我一出赛就赢得亚军,但我既不敢把参赛的事情告诉父母,也不敢把当时所获得的奖品──脚踏车带回家,因为我担心会被父母打骂。结果,我静悄悄把脚车送给邻居。”不过,当张母在无意间发现女儿擅自报名参加多场歌唱比赛一事时,她并未责骂女儿,只埋怨她为何不把所赢得的奖品拿回家。为免女儿所赢得的奖品继续“奖落他家”,张父张母自此亲自接送张秀卿往返赛场。“从那时候起,我们一家人再也不用花钱买家电、肥皂及一些日常用品,因为我几乎每次出赛都会获奖。若赢得大奖,便会获颁奖金或电器,若赢得小奖,就会获颁一些日常用品。而这些奖金或奖品,全成了我家的其中一部份‘收入’。”回想起年幼时的“参赛史”,张秀卿不由得瞇着眼睛笑了起来。虽然她并未因此成为最受父母宠爱的孩子,但父母对她的才华的重视,已足以弥补她内心的缺憾。千场比赛才被发掘年幼时的张秀卿,堪称为歌唱比赛长胜军,只要她一出赛,几乎都不会空手而归。虽然她的歌唱表现标青,但她还是在参加了上千场的歌唱比赛后,才获得唱片公司的青睐。“我国小参加《六灯奖》歌唱比赛活动赢得第一名后,才被一家公司签为旗下歌手,而我的第一张专辑《细雨》所收录的全是华语歌曲。虽然我盼了许久的歌星梦已成真,但这家唱片公司却在《细雨》推出不久后就倒闭,让我失望不已。”或许是因为满腔热情被唱片公司倒闭事件当头“浇灭”的缘故,当她升上初中后,她就暂停参赛,直至升上高一后,她才因心有不甘而“重出江湖”,到处参加歌唱比赛。不久后,她就被网罗到飞林唱片公司旗下,成为罗时丰和林淑蓉的同门“师妹”。“我在飞林推出的第二张专辑《半杯情》所收录的全是台语歌,不过,那张专辑并未提高我的知名度。”起头难‧一度想文弃“我依稀记得,在16岁到21岁这几年间,我曾出了好几张台语歌专辑,由于一直无法红起来,我一度很想放弃。”张秀卿披露,词曲创作人林垂立在获知她已萌生退意后说,她的嗓子很不错,若退出歌坛是很可惜的事情,所以,他过后就为她‘量身打造’《车站》一曲。“我当时心想,如果这次再不能‘起死回生’,我就退出歌坛。因为不甘心的缘故,我下定决心拼命上节目‘打歌’,每天只睡一两个小时,脸部也因此长满青春痘。8个月后,这首歌终于红了起来,不过,由于当时的版权费制度还未盛行,我也只是拿到红包,并未因而赚大钱。为赚取更多的生活费,我只好拼命接‘秀约’。”《车站》这首歌可说是有“帮卿运”,因为它不但让张秀卿成为街知巷闻的台语歌星,同时,也为她带来得奖运。“1993年,《车站》一曲夺得金曲奖年度最佳方言歌曲大奖,过后,我们就趁胜追击推出另一张专辑──《想厝的心情》。由于这首歌和《车站》都是描述我离乡背井的心情,所以我唱得非常投入,1994年,我也凭着《想厝的心情》这张专辑夺得金曲奖最佳台语女演唱人大奖。”提到艰辛获得的成果时,张秀卿的嘴角漾起一抹笑意。无论是再苦的经历,乐观的她,都能将之转化为乐事,而她的回忆,也因此由苦涩幻化为甘甜,她的人生,更因此由晦暗逆转为明亮。每天只睡3小时‧狂瘦5公斤“年幼为娘家,年长为女儿”可说是张秀卿过去30多年岁月的最佳写照。她的童年,是在忙着参加歌唱比赛,以帮补家计的境况中度过的,而她成年后的岁月,则是在超支体力,以赚钱养育女儿的苦况中流逝的。她说,她在离婚后,为了赚取更多的钱,每天平均只睡三到四个小时,早前,她更曾因为吃不定时,睡不足时而狂瘦5公斤。不过,只要她认为对方值得她付出,如她的女儿或家人,她就甘之如饴,且从无怨言。她在受访当天,原与记者约在晚上11点见面,结果,由于她当天必须预录5集节目,以致她迟至凌晨1点45分才得以赴约。她抵步时,脸青唇白、摇摇欲坠,记者马上扶她到沙发坐下。而在访问中途,她也一度因长时间未进食而呈休克状态,直到喝了酒店送来的热汤及热饮后,她才开始恢复意识。不过,体力透支的她,在受访过程中,一直都是气若游丝,让人看了心痛不已。询及她会否因为当前的困境而怨怪前夫时,她依旧以巧笑倩兮的神情回应说:“一切与他无关,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她的坚毅与宽容,让人更添怜惜。/副刊‧报导:谢美玲‧2008.01.3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